转-纽约州政府议员威廉•卡尔顿关于梁彼得被判有罪的声明

英文原稿:

https://www.facebook.com/deniseforcongress/posts/1709970559250967

 

虽然我没有目击导致阿凯•格雷不幸死亡的整个事件,不能批评陪审团的结论,但是我依然非常担心梁彼得警官已经成为许多政府官员渎职的替罪羊。 在我看来,那些官员犯的错误才是阿凯•格雷不幸死亡的真正原因。

阿凯•格雷德在Pink House 大楼不幸死亡,对所有有关人员都是悲剧: 阿凯•格雷的家庭失去了他们深爱的人, 梁彼得的家庭由于公众对这个悲剧事件的强烈反应而深受折磨,而所有纽约警官的家庭和所有犯罪事件受害者的家庭则面临法律秩序和公众安全不能维持因而失去更多的亲人。任何语言都不能够弥补这些家庭所受到的伤害。

每一个人都应该追求公正判决,但检察官在终结辩论发言中向陪审团暗示粱警官开枪是故意行为,因为当时他用枪对准受害者,而在审讯中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这个论点。我对此十分不安。他的发言是极度偏见,极具煽动性的。在整个案子审判过程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枪对准了受害者或者故意发射, 因此这样的语言出现在对陪审团的终结辩论发言中是不应当许可的。无可置辩的事实是,子弹射到了墙上,而不是射向阿凯•格雷德所在的方向,子弹是从墙上反弹回来才不幸导致阿凯•格雷德的死亡。所有证据都证明粱警官在开枪以后有一阵甚至不知道有人被击中。检察官的这个终结辩论发言的极度偏见和极具煽动性,搅浑了案子的真相,影响了陪审团, 很可以成为上诉的法律基础。

事实上,政府许多渎职行为是导致阿凯•格雷德不幸死亡的更重要的原因,可在公诉程序中一点都没有被提起。这些行为包括纽约市住房部严重无视Pink House楼梯路灯损坏,数月之久,大楼楼道一片黑暗,成为住户、管理员和警察的险地;包括公众官员不负责任的哗众言论,煽起了反警察的社会舆论;包括有关部门训练不足,让两个新手警官未经充分训练,单独在黑暗危险的楼道行任务。

为了我们这个伟大城市所有家庭的幸福和安宁,我希望并祈祷让我们每一个家庭都能得到真正的正义和公正,而不是为过去的许多冤屈愤怒而寻求报复。我们永远不可能用新的不公正来消除过去的不公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